您当前的位置 :元阳信息网 > 健康 > 殷瑞琪解读中国钢铁工业“十一五”发展战略 - 增强创新能力促进结构优化

殷瑞琪解读中国钢铁工业“十一五”发展战略 - 增强创新能力促进结构优化



调整钢铁产业结构和布局,转变增长方式,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是“十一五”期间中国钢铁工业面临的重要而艰巨的任务。其中,加强创新能力,注重节能降耗,充分发挥钢铁企业的三大功能,促进钢铁行业循环经济的发展是根本途径和重要切入点。在“十一五”期间,中国的钢铁工业应该关注什么?如何有效提升创新能力,加快钢铁行业结构优化进程?有了上述问题,4月6日,记者采访了国家“十一五”规划。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尹瑞琪。

钢铁行业“十一五”规划中的五件事

尹瑞琪说,据他了解,《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国钢铁业的发展实际上有以下五个方面:

在第一个方面,中国的钢铁工业必须坚持以内需为主导,而不是“大中出”和出口导向型钢铁工业。国内需求主要是由于中国资源和能源短缺。 “大中出”将导致国际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出口导向型产品将推低国际钢价。这不利于中国钢铁工业的稳定健康发展。同时,结合当前实际情况,中国钢铁工业应重点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即严格控制新产能,加快淘汰落后工艺,设备和产品,注重改进产品质量和质量。

在第二个方面,中国的钢铁工业应该积极推动循环经济。钢铁企业不仅要生产钢铁,还要发挥钢铁产品制造,能源转换,废物(特别是社会散装废物)消费,处理和回收的作用。只有这样,中国的钢铁工业才能有效地切入循环经济。钢铁企业循环经济的发展不能仅限于钢厂内的“流通”。它必须与外部社会以及上下游有关。否则,它只会保持在清洁生产的水平,不能称为循环经济。此外,钢铁企业循环经济的发展应该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经济,不能循环。循环经济的发展应成为企业强大的经济增长点。尹瑞琪肯定地说:“未来五年,中国钢铁工业必须有效转变增长方式,增强竞争力,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是重要的切入点。循环经济以“3R”(即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为基本原则,在一定条件下,物质,能源,时间,空间,资本等五要素的经济发展模式得到有效整合。 。 。循环经济也反映了资源保护和环境友好的内涵。

在第三个方面,中国的钢铁企业必须通过跨区域集团重组以集团化的方向发展。这是提高我国钢铁工业集中度,调整产业结构,避免重复建设,优化产业布局的重要举措。这也是提高国际竞争力的重要途径。中国的钢铁企业可以在跨区域甚至跨行业(钢铁行业)实施战略重组,但必须有一个战略计划。战略重组的实施应着眼于一批大型先进企业,并与其他企业逐步扩大。尹瑞琪幽默地说:“20家没有竞争力的小企业,即使他们组成一个集团,也未必能提升竞争力。”

第四,中国钢铁工业应结合首钢等大型钢厂的搬迁和淘汰落后产能,建设曹妃甸等新钢铁基地。通过加强自主创新能力,我们将建立新一代先进技术和强大竞争力。钢基。 “但在主导思想中,这并不意味着增加钢铁产量,而是要建立新一代钢厂的典范,同时也要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切实提升中国钢铁产业的竞争力。 “

在第五方面,我们积极使用低品位铁矿资源。 “确切地说,应该科学合理地利用国内低品位铁矿石资源,如四嘉营铁矿的建设和开采;绝对不提倡,不分青红皂白,不分青红皂白,影响环境,破坏各地。生态。”

尹瑞琪说,在中国钢铁工业“十一五”期间,我们必须做好上述五件事。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某个单位或某个领导者,而是要依靠各方的积极努力和合作。这些包括正确的国家政策指导,商界领袖和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媒体的吸引力,设计和研究机构的发展和研究,以及国内技术设备的支持。此外,中国钢铁工业还应合理,准确地规划发展方向,按照“十一五”规划的精神,目的和目标确定行为准则,包括发展战略研究,投资方向,技术进步,和人员培训。这符合科学发展观,符合构建和谐社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创新首先应以支持发展为基础

尹瑞琪说:“我有幸与徐匡迪,张守荣,陈贤林,钱勇等院士一起参与《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2020年)》的战略研究工作。我听到了很多关于创新的理解。正确理解创新的概念和创新范围的澄清是进一步确定创新的前提。“

一些专家认为,创新的关键主要是原始创新。 “我们并不完全同意这一观点。中国在工业化进程中遇到的许多问题不是原始创新的问题。大量的产业问题是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和创新的问题。 “就中国目前的发展而言,中国还必须从国外引进一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鉴于不能重复的事实,有必要引入消化,吸收和创新的途径。片面强调原始创新,一切从零开始,不注重加速向实际生产力的转变,而不是解决迫切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这对加强中国的综合国力和改善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尹瑞琪说:“我们不是创新创新,而是创新,提升综合国力,提高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在理解创新问题上,我们不能过分强调学术视野中的原始创新,应该说原始创新很重要,在引进和消化后整合创新和再创造同样重要。“

据了解,国家知识产权局每年接受许多专利申请,并且还授予了多项专利,但已经成功转化并实施为实际生产力的专利并不占多数。有些人纯粹出于其他目的申请专利,而这些创新意义不大。尹瑞琪说:“创新应该以支持发展为基础,引领未来。”

关于在中国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创新体系,殷瑞珍就记录了自己的看法。尹瑞奇说,中国应该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将生产,教育和研究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基于企业的创新体系符合中国客观发展的现实,但并不意味着企业应该在封闭状态下“肥料不流外”的思想指导下进行创新。企业必须敢于成为创新的支柱,但也必须防止封闭;大学和研究机构必须阻止研究从国民经济发展和技术发展的主要方向。“国家强调加强创新的能力。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我们必须辩证地对待这个问题,并认识到创新并不意味着它只是原始创新。它并不意味着某人或某个单位是自给自足的。 “。尹瑞琪说,“应该强调的是,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和创新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创新理念。”

必须牢牢掌握本地化的信心

冶金设备的国产化与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密切相关。如果不改善国内技术和设备,中国的钢铁工业不可能实现快速健康发展。尹瑞琪说,中国的钢铁工业在设备本地化方面比其他许多行业做得更好。这是因为中国钢铁业最初集中了一批优秀人才,基础更好;原冶金工业部已在一些冶金设备工厂安排了一些。同时,与机械工业部的一些重型机械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开发和供需关系。

尹瑞奇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中国钢铁工业迅速崛起,主要依靠大力发展连铸,高炉喷煤,高炉长寿,棒线轧机轧制,综合节能和转炉渣保护炉。等相应技术设备的通用技术和本地化。此前,中国的连铸设备问世。目前,除了薄板坯连铸和需要引入的一些部件外,其中大部分已经实现了定位。用于高炉煤喷射的磨煤机,输送系统和测试仪器也已经定位。过去,中国的高炉必须在一两年后修复一次。目前,诸如冷却壁,软水系统,控制系统和耐火材料已经定位,并且高炉的寿命已经大大延长。棒磨机曾经位于前排,生产效率低,产量低,能耗高。目前使用的大多数工厂都是连轧机。这些连续轧机先前是从Sakamoto,意大利,德国和其他国家引进的。其中大部分也已经本地化,设备的投资成本大大降低。

尹瑞琪说,目前中国尚未掌握一些技术含量高的核心设备。例如,80%至90%的现代板材厂在中国生产,但核心技术尚未掌握,昂贵的核心设备仍需进口。例如,高速板坯连铸机,大型真空处理设备和大型高炉超大型鼓风机的制造技术在中国尚未完全掌握。此外,虽然我国掌握了部分设备的制造技术,但与国外相比,技术水平与生产精度仍有一定差距。还有一些设备可以在中国生产,水平与国外相似,但管理水平低,有些设备还有一定程度的劣质现象。在推进设备国产化的过程中,虽然我们仍然面临一些问题,例如,钢铁企业仍然有一些顾虑,冶金设备制造商自己,但总体方向必须坚定,并对设备的本地化有信心。